脂肪山,潜伏在城市管道的致命垃圾 丨

脂肪山,潜伏在城市管道的致命垃圾-凯发k8官网app

垃圾分类中最难办、最头痛的一个问题,就是厨余垃圾,就是大家每天的剩菜剩饭剩油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又脏又多又有味道,时间稍长还有强烈的难闻味道,在单独分类的情况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定时定点当作厨余垃圾单独装袋扔到小区分类垃圾箱,是个简便易行的办法,但是每天都要坚持,确实稍有一点麻烦,卫生也不太好。于是,不少人就想到了使用用厨余垃圾粉碎机剩菜剩饭剩油统统粉碎后冲入了下水道。

 

这样做好么?绝对不好,本文来讲一讲这样做的危害。

问题:怎么处理剩饭剩菜的油呢?

每当你享用完美味的菜肴,盘子上的油你会怎么处理呢?

 

 

难道还要舔干净吗?当然是倒进水池洗干净啦。但是!你知道盘子上的油进入下水道会变成什么吗?

还有,你家里会使用“厨余垃圾粉碎机”,将剩菜剩饭都粉碎里,直接用水冲入下水道么?它们一起进了下水道,会变成什么呢?

严重警告:下方图片可能引起你的轻微或严重不适,但这些不适都是有人亲手造成的。

 

英国:令人作呕的有毒地下山脉

 

下水道如同人间的地狱,那里常年没有阳光照射、阴暗潮湿、细菌 滋生、恶臭扑鼻且内容丰富,下水道里不止有厨房排出的油脂、洗洁精,还有洗衣机里排出的洗衣粉、洗衣液、消毒水、布料纤维,以及浴室排出的浴液、洗发水、护发素、大量毛发......

当我们吃剩的食用油进入令人作呕的下水道后,就会产生质变,油会和不可生物降解的固体物质(如湿纸巾、布料纤维)混合,并凝固成坚硬的固体。国外媒体把这种固体称为fatberg(脂肪山)

 

看着很恶心对不对?我们是不是要多放些洗洁精,因为洗洁精可以去油污啊。别闹!

下水道中,动、植物油和洗洁剂、盐等携带的金属离子会发生化合反应,并在流速缓慢的管道内壁结垢,形成的皂化物。所以洗洁精能洗掉盘子上的油,却洗不掉下水道里的脂肪山。

脂肪山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会不断“生长”。

 

在英国这种地下排污设施发达的国家,都需要定期派专业工人连续用数周时间人工清理这些恐怖的脂肪山。

而这些脂肪山个个都能成长为巨兽:

2013年8月6日:伦敦泰晤士河畔的排水管中发现了一“辆”重达15吨的“脂肪山公交车”。

2014年9月1日:伦敦发现并清理了一“架”波音747飞机大小的脂肪山。

最著名的应该是2017年9月,在伦敦白教堂(whitechapel)下发现的一“艘”长达250米、重约140吨的“脂肪山游轮”。销毁这个大怪兽需要连续工作两个月(周末无休),并花费200万英镑。

这块史诗级的脂肪山被留下一小部分,干燥处理后,供奉在伦敦博物馆里,供游客瞻仰,并成为博物馆最受欢迎的展品之一。

 

有的人可能说了:大就清理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大确实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怪兽还有毒。

国外媒体对脂肪山进行了“尸检”,发现了多种使人致病的传染性细菌(弯曲杆菌、李斯特菌等),据国外专家介绍,这些细菌不仅会对在下水道作业的工作人员直接构成危害,还会在下水道堵塞时威胁公众的健康。

 

 

反刍:你经历过下水道溢水吗?

生活中偶有未经处理的污水在达到污水处理设施前,从下水道“反刍”回来的状况。国外叫“sanitary sewer overflow”,简称sso,我们叫下水道溢水

亲身经历过下水道溢水的人通常会留下一定的心理阴影,因为过程特别恶心。

 

下水道溢水不止发生在家里,还可能发生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看!

 

海!

发生下水道溢水,污水会把下水道里的细菌渗透到地下水会污染生态环境,导致人类患肠胃疾病。在湖泊、海洋附近溢出会造成鱼类、浮游生物及其他水生生物的死亡,甚至导致大型海洋哺乳动物(海狮、海豹)病危。人类在食用受到污水污染的动物后也会产生不同程度的不良影响。

所以发达国家在发生下水道污水溢出后,会及时关闭该区域的海滩、限制游泳、禁止食用水产品。

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统计,全美每年至少有23000~75000个下水道溢水事件发生。而加拿大、意大利、法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国也为预防下水道溢水带来的公共健康问题困扰多年。

目前导致下水道溢水的主要原因有:

· 下水道堵塞· 暴雨导致过量雨水进入下水道· 抽水站升降机故障或电力故障· 下水道管道破裂

在美国有一半的下水道溢水是堵塞造成的。而50%阻塞物就是油!

 

这就可怕了,因为中国菜不止油大,“下水道”还比欧美国家纤细(除了德国人给青岛修的下水道),大部分地区都是铺设排污管。

 

纽约:数量庞大的脂肪山...

纽约市的高楼林立,雄伟壮观;路上的行人衣着靓丽,风度翩翩。可是人们经常忽略的是,在这一切光鲜的外表之下,还有数量惊人、体积庞大的由排泄物和垃圾组成的城市下水道 ——和这种黑暗恶臭的地下城市打交道的也有华人。目前城市下水道里最大的问题就是纸尿裤和「脂肪山」。

《纽约邮报》在市环卫局下属的「布鲁仑新城溪废水处理厂」(brroklyn s newtwon creek wastewater treatment plant)中采访了44岁的华裔工人刘金(音译,kam lau)。

 

▲纽约市下水道的纸尿裤成大问题。(市环保局)

从无头的猪,到汽车轮胎,再到死老鼠,做这种最肮脏的活计当然什么都碰的到,但是最让刘金头疼的是「脂肪山」。

所谓脂肪山就是从人类厨房中产生出来,后倒进水中冲到下水道的油脂,粘附上其它的生活垃圾,最常见的是冲到水中的纸尿裤后,形成的巨大的有时像山一样的东西。

这种垃圾在世界上越来越流行。今年一月,英国发现了一条209英尺长的脂肪山「怪兽」,花很多钱以及8周的时间才清除掉。

 

清理这种东西的工作难处可想而知。刘金表示,这是一个脏活,那种难闻的气味他适应了好一段时间。「可总得有人干。」他说,带上手套和保护眼镜就开始工作。

市环保局去年花费1,900万美元清理这些移动的大山,这个花销是十多年前的2倍。你看街上把下水道刨开的地方就很可能拽上来一嘟噜这种脂肪山。去年市环保局处理了2,100个这种东西。

只有油脂形成不了「山」,罪魁祸首还有纸尿裤。这种在别的国家都是婴儿用的东西,在美国却受到成年人的欢迎。据《彭博社》报导,美国成年人一年的纸尿裤消费量占全世界11亿个纸尿裤市场的一半之多。去年纽约市环保局处理了53,000顿纸尿裤。

 

环保局副局长艾拉多(pam elardo)对邮报说,「人们想让他们的屁股清爽,可以,但是你要把它扔进垃圾袋。」

是因为很多纸尿裤厂家声称自己的产品是「可降解的」,所以消费者都把用完的东西用水冲进下水道,导致大量造成堵塞的脂肪山。全市14个污水处理厂的固体垃圾中有90%是这种纸尿裤或者脂肪山。

环保局经过调查发现,6个生产「可冲掉」的纸尿裤的大厂家的产品没有一家是可以像他们声称的那样能够降解的,所以环保局准备禁止他们做这种虚假广告。

疑问:中国的排污管会不会也有此现象呢?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但以中国的人口基数、饮食结构、 下水道 排污管直径等综合因素考虑,再从中国很多城市一下雨就看海的情况判断,壹读君掐指一算:咱们的形式应该不太乐观。

据国内专业人士的论文分析:中国普通居民楼排水管道4~6年就会因脂肪山造成管道堵塞,饮食偏油腻的一两年就能达到别人五六年的成果。此时就需要疏通管道的专业人士清除这些脂肪山。

然而这种清除基本上是治标不治本,毕竟清除的下来的脂肪山只会掉下来,再聚集到别的地方形成新的“栓塞”。

这就像极了血栓:这里不堵,堵那里。

 

面对这种栓塞我们该如何?

雨果在《悲惨世界》里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其实下水道更像是一个城市的血管,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城市的细胞。一个城市的血液是否健康,也考验了我们每颗细胞的良心。

油这种东西多了不止对下水道不好,对人类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会导致肥胖、高血脂、血栓等心脑血管疾病。所以脂肪山这种城市病和血栓的治疗方法差不多——低油。

专家指出,治疗脂肪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预防减少排水中的含油率,餐饮业应设置“隔油池”,并定期清洗管道。

 

据日本对餐饮垃圾的管理方式看,家庭中出现的少量食用油可以用纸巾吸附,然后作为可燃垃圾焚烧处理。

日本还有专用的油脂凝固剂,可以把凝固的油当做可燃垃圾丢弃。有些菜肴需要大量的油烹制,这些油不宜反复使用(不利于身体健康),在日本有些地方是可以作为可再生资源被专门回收,给柴油机的引擎使用。

 

不要以为自己的绵薄之力没有作用,假如人人都少倒一点油,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但是城市下水道更粗一些,就会不堵塞么?不一定,法国、英国的下水道更粗,还是“城市的良心”,但由于水流慢、脂肪多一样会堵塞。堵塞之后,这些恶心的东西,还会成为城市里的老鼠们的美餐,供养了城市里的地下暗黑生态系统中庞大生物种群。这是有害生物防治的话题了,先按上不表。

我们期待环保专业人士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