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要“时尚”离不开智能分类设备-凯发k8官网app

垃圾分类要“时尚”离不开智能分类设备 丨

垃圾分类投放站点是一个城市开展垃圾分类的基础设施,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46个垃圾分类重点城市中,不少城市的试点片区既有放置智能垃圾分类回收设备,也有放置传统的垃圾分类四色桶,那么这两种方式是否能给居民带来不同的影响?智能设备有何优势?居民更加偏爱哪种方式?

 

美观大方,智能设备内置黑科技

 

“扫一扫二维码,就能领垃圾袋;扫码开箱投放可回收物,自动称重……”湖州山水华府的智能设备前,爱家物联湖州运营代表给居民介绍智能设备的使用方式。

湖州南太湖新区不少小区的公共区域都配备了一套蓝色外壳的爱家物联智能分类设备,有塑料、纸张、金属、衣物4个投放口,并配备一台红色箱体的有害垃圾投放箱。根据不同城市的收运模式,厦门希望社区梅园小区还配备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二分类箱。而每一台投放箱旁都竖立着一台积分兑换机,里面陈列着垃圾袋等多种生活用品。

 

这套设备与传统四分类桶最大的功能区别在于,智能分类设备可以做到对垃圾更为精细化的细分,将有价值的可回收物按照类别提前分拣出来,降低了二次分拣的人力成本,提升了分拣效率,确保了源头分类的精细化。这是传统分类四色桶做不到的。

相比于传统四色桶满桶后必须清运的现实,智能设备的后仓可根据具体服务需求很大程度地扩容,容纳更多的垃圾。此外,智能设备可内置黑科技,当智能设备与终端设备通过物联网接轨之后,管理员在手机app就能看到满桶监测、高温警报、gps定位、防水等信息,及时做出工作调整,并有人脸识别、照明、屏幕宣传等功能,智慧化的操作方便了居民的使用。

从“要我分”到“我要分”,智能设备少不了

 

上海垃圾分类强制实施后,不少居民对定时定点投放垃圾感到非常的不便,扔垃圾要掐点注意时间,万一睡晚了或者加班没法回来投放,垃圾桶就撤离了,某些居民被逼无奈只能随手往地上一扔,反而造成了乱糟糟的小区环境,居民纷纷掩鼻而过。

 

在某些城市,督导员每天站在传统四色桶点位附近,督导居民投放,但督导员一下班,不少居民就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随意投放,只能等到督导员上班的时候重新对垃圾进行分拣,无形中增加了人力,减缓了分拣效率,反而让垃圾分类在大家眼中成为了一种形式。

在南昌市青山湖区的万科城小区,居民通过爱家物联智能垃圾分类设备,扔垃圾扫码攒积分已成了一种习惯,因为这套设备给居民带来了方便快捷的投放服务。

 

爱家物联智能分类设备可以提供24小时不间断服务,方便居民随时来站点投放垃圾,督导员不需要一直在设备附近,通过巡检来确定居民分类的准确性。

不少居民反映,主动使用智能分类设备,是因为回报快,看得见。“现在上门收废品的人很少了,家里这些塑料瓶、塑料罐、纸皮扔了吧可惜,不扔吧占地方,真让人纠结。这个智能垃圾设备解决了我们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住在万科城的居民田大妈从家里拿来了废弃纸皮,只见她拿手机打开app往机器口一刷,选择“纸皮”按钮,投放后,屏幕显示出该次投放的重量,并折算成积分,记入田大妈的绿色账户中。居民可用积分提现或者兑换生活物品。

此外,和传统垃圾桶相比,智能垃圾箱外表美观且密封性好,避免散发异味,杜绝了垃圾裸露散发的难闻气味和脏乱差现象。

看得见的激励机制和方便快捷的投放服务,调动了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让居民垃圾分类意识从“要我分”到“我要分”进行转变。

专业督导,垃圾分类更规范

 

作为垃圾分督导员,督导居民垃圾分类,是主要的责任,但有了智能分类设备辅助,督导工作更专业、更规范

在南浔逸龙湾小区,每天上午8点至11点、下午1点30分至4点,是居民投放垃圾的高峰时段,也是褚大姐的上班时间。由于逸龙湾小区垃圾分类启动不久,居民需要引导。在这段时间,她会待在智能设备旁,现场辅导居民投放,将垃圾分类相关信息录入到手机app,同时检查居民的分类有无错误。在宜春市宜阳小区,南北区各有一个垃圾分类投放站点,已服务2000户居民一年多的时间,居民已经养成了垃圾分类习惯,巡检工作量减少,效率明显提高。

 

在智能分类设备的辅助下,通过因地制宜的网格化分布管理,优化服务小区的督导员的数量,相比于传统分类四色桶,大大降低人工成本,提升管理效率,使得督导更专业。

此外,无论是智能分类设备的督导员还是传统分类四色桶督导员,他们的工作职责更主要在于宣传引导居民参与垃圾分类,传统督导员忙于分拣居民乱投乱放的垃圾,无暇顾及宣导义务,长此以往势必会重现“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隐患,只有通过一线工作者的长期宣导教育,在居民心中打下深深的意识,才能彻底改变居民的分类行为。

政府决策,把握城市的数据命脉

 

在河南汤阴县北陈王村,爱家物联给每户村民配发了一张带有专属二维码的智能卡,该系统采用二维码技术建立一户一码实名制,通过智能技术、互联网融合技术实现垃圾投放的有源可溯

“要是有人恶作剧扔个石头进去,我们立刻就能查到是谁干的。”河南项目马经理开玩笑地说,“传统分类四色桶是无法溯源的。如果有一个人乱投乱放,那么这桶垃圾就是不合格的。垃圾分类的痛点不在于多数人,而是在于那些分错的少数人。”

 

智能分类设备的后端,是一个庞大的终端数据系统,该系统还与智慧城管平台实现了互联,可对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情况进行实时监控,杜绝混投、混运等严重影响精准分类效果的情况,形成生活垃圾分类的社会合力。

此外,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下,可通过智能分类设备统计出每种类别垃圾分的重量、投放人数、投放时间、投放区域等数据,改变以往投入大量人力统计分类情况的弊端,这些庞大的数据,可用于优化宣传成本和人工成本,计算三率,提升监管实效和准确率,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分类的指导中去,还能用于分析城市居民的消费习惯,观察不同类别商品的市场行情,在垃圾分类工作外产生价值,是建设“无废城市”、“智慧城市”的参考依据。而传统四色垃圾桶,在数据上是一片空白。

无论智能分类设备还是传统分类四色桶,单纯地放置在小区里并不能发挥它们的效用,需要运营者的引导和居民的配合,共同参与,才能将垃圾分类工作落到实地。爱家物联有充足的运营实战经验,可以发挥智能分类设备的潜力,运营督导双管齐下,人人成为垃圾分类的实践者的未来将不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