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天生就是废物” 垃圾堆里走出的世界乐团,5秒让千万人落泪-凯发k8官网app

“没有谁,天生就是废物” 垃圾堆里走出的世界乐团,5秒让千万人落泪 丨

在著名的ted演讲舞台上

几个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

曾上演了一场

有史以来最别致的合奏

与以往平平常常的演讲不同

那天演出结束后

望着台上演出的人

台下观众全场起立

他们掌声雷动热泪盈眶

尖叫和口哨声连连

久久不愿离去

并默默地感叹

这是一场对抗生命的奇迹

 

也许大家乍一看

孩子们手中握的是乐器

而当你自己看的时候

你才会发现

那竟然是一堆“破铜烂铁”

 

萨克斯是用排水管

纽扣、硬币、餐具柄

玉米罐头、啤酒瓶盖做的

 

各式各样瓶盖做的按键

增添了些许朋克气息

 

小提琴

是用油漆罐

披萨烤盘和叉子做成的

 

虽然没有光滑的漆面

稍显简陋

但它弹奏出来的音色

十分悠扬

 

吉他

是用木质货板

和两个红薯罐焊成的

 

弹起来却轻巧舒适

让人欲罢不能

 

就连他们的鼓

也是用一张x光片制成的

用x光片做成的鼓

 

看起来虽破

一次次被敲敲打打

却经久不坏,质量上乘

 

而弹奏这些乐器的孩子们

是一群看起来

更是看起来

和音乐和乐队扯不上任何关系

 

他们来自南美洲最大的垃圾场

巴拉圭的某个小郊区

的一个贫民窟里

他们在垃圾堆出生

靠捡垃圾活命

 

是的,就是这些

苍蝇四飞蚊虫叮爬的垃圾

让这些贫民窟的孩子

不仅走上了ted

还去了日本、美国

加拿大、欧洲

甚至走进了世界著名音乐厅

维也纳金色大厅

演奏出天籁之音

让上千万人当场落泪

 

所有的故事

还得从一个人说起

他叫favio(法维奥)

就是他

改变了这群贫民窟孩子

一生的命运

法维奥

 

2006年

作为环境技术人员的法维奥

被派到南美的亚松市郊区——

cateura进行垃圾分类指导工作

刚来这里的第一天

他就被眼前

处处是垃圾的魔幻景象吓蒙了

 

原来cateura是整个南美洲

最大的垃圾掩埋地

一天就有超过1500吨垃圾

洋洋洒洒地运进来

1500吨有多少呢

反正一眼望不到头

 

所以这里的贫民窟

基本就建在垃圾场上

脏水肆无忌惮地

在地上流淌

塑料、金属与残渣

堆砌成山

 

2500多户贫民

终日与垃圾为伴

连房子

都是用垃圾做成的

 

或者

垃圾掺和上一点茅草

 

这样的生活水平

堪称为穷人中的穷人

而这里的孩子

除了累世的贫困

还有因当地食物与饮水

受到严重的污染

造成的难以抵御的

疾病与死亡

以及高达40%的

儿童辍学率

 

那这些孩子辍学后

去做什么呢?

 

比如跟着大人们

在垃圾堆里搜寻

生活所用的东西

 

或者收集值钱的金属

去换点钱

完全继承上一代

拾荒者的宿命

 

因为从未接受教育

孩子们没有完整的三观

有的女孩陷入早孕

堕胎的黑暗生活

他们甚至会过早地

接触毒品、涉足帮派

面临被霸凌恐吓的日子

或者直接成为社会的毒瘤

 

看到这里的孩子

唯一的乐趣

就是在垃圾堆里跑跳

然后捡垃圾过日子

刺激了本来就心善的法维奥

 

他心痛啊

仅仅是因为不得已地

生活在这片被上帝遗忘

填埋人类肮脏与罪恶的角落

这群孩子失去了理想

失去了未来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

人生就被摧毁

 

法维奥不甘心

更觉得不公平

成为一个“失败”的人

并不是孩子们的错

他说

我一定要用音乐

把他们拯救出来

 

为此

他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工作

 

不过用音乐拯救

又是咋回事呢

其实法维奥表面上看起来

是个又胖又憨厚的技术员

但他骨子里

却充满了艺术细菌细胞

 

据说法维奥

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

从小就在巴拉圭

学习弹簧和吉他

11岁就被评选为

教会唱诗班主管

凭借才华小小年纪

掌握了大大的权利

 

所以一直热爱音乐

并且也有几件乐器资源的法维奥

决定成立音乐学校

言传身教、不收学费

甚至白赠乐器

分享、讲授音乐

只为了给这些孩子

一个快乐的童年

最好能直接改变他们的命运

 

说干就干

没有地方排练

就在垃圾场里教学

联系不到抛弃孩子的父母

就自己当爹当妈

终于,有不少人被吸引过来

 

然而

想法很美好

现实却很骨感

随着听课的人数增加

法维奥突然发现

自己收藏的乐器

根本不够用

 

教学遇到了瓶颈

许多家长又过来添乱

当场辱骂自己的孩子不说

还不分青红皂白地

将他们抓回家去

家长们认为

像他们这样捡垃圾的人

不配学这么昂贵的东西

 

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料子!还想学音乐?快给我滚回家干活!

 

是呀

哪怕是我们如今在淘宝

几百块就能淘来的吉他

在这里

也比他们垃圾做的

用来栖身的房子都值钱

更别说

花大量时间学音乐

有什么用呢?

能比捡垃圾挣钱吗?

 

有一个孩子叫艾达

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那天无意路过教室的艾达

听到里面美妙的声音

瞬间就被迷

后来

她三天两头就要跑到这里

在门外一站就是一天

 

艾达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生活的大垃圾场上面,是蔚蓝的天空。

 

法维奥很快发现了她

问道:

你想学音乐么?

要不要来学

我不收钱

 

艾达含着眼泪

摇了摇头

法维奥心里明白

这些乐器

她一个都买不起

就算有钱

父母也不会给她买

 

难道就因为住在贫民窟

就理应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不做?

一辈子捡垃圾吗?!

法维奥看到这些父母

因无知而愚昧

进而自私短视的样子

更加愤怒

 

不,这个世界

理应还有些温暖的东西

越挫越勇的法维奥

并没有放弃

让孩子们在音乐中

找到自己价值的想法

他每天都在思考

从哪里搞来资源

把学校继续办下去

 

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

另一位“化腐朽为神奇”的队友

此时终于出现了

他叫gomez(戈麦斯)

一位默默无闻的拾荒大叔

戈麦斯

 

不过在没有遇到法维奥之前

戈麦斯只是一个

当了30年的建筑工人

更没有什么文化

然而

就像教科书中的大神一般

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戈麦斯

却有一项附加技能:

拥有一双灵巧的手

可以做许多高难度手工

 

也许gomez 连莫扎特是谁都不知道,但是由他改造废弃物制成的乐器,声音品质甚至比寻常人家购买的木制乐器还好。

 

这让无法低价购得乐器

还在一筹莫展的法维奥

寻到了希望

既然如此

何不就用随处可见的垃圾

制作乐器?

 

然而

为了捡垃圾才跑到这里的戈麦斯

却一脸迷茫地问道

小提琴是啥?

 

虽然听这口气让人心慌

但俗话说万事都有第一次

就在法维奥的全程指导下

从没有见过小提琴的戈麦斯

居然真的凭着丰富想象力

和一双娴熟的老手

将小提琴做了出来!

 

先用捡来的木板做架

 

再用捡来的铝制烤版做型

 

最后上弦

敲敲打打

 

虽然外表有点花里胡哨

虽然琴弦有点粗糙

虽然看起来

就像小孩儿的破玩具

但让两个人完全没想到的是

这看起来不靠谱的玩意儿

竟真的出声了!

 

既然首战成功

戈麦斯信心倍增

在不断改进中

他又开始尝试其他乐器

 

他每天都会去垃圾场上

寻摸点有用的东西

比如油漆桶子

叉子、瓶盖子

然而再把他们

切割、打磨

搞成有用的样子

 

凭借这个大脑洞

麦克斯又做出了15种乐器

比如萨克斯

比如大提琴

这些他根本

碰都没碰过的东西

 

而贫民窟里的150多个孩子

在戈麦斯的友情帮助下

都有了自己喜爱的乐器

 

但因为来求乐器的孩子太多

戈麦斯经常忙不过来

也会小小抱怨道:

慢慢来,慢慢来,

你们想累死我啊?

 

法维奥和戈麦斯

就靠着这些骚操作

给予了这里的孩子

打破贫穷坚韧的力量

 

并且因为这些孩子

没有地方保存乐器

所以垃圾材料反而让乐器

避免了被盗窃

或者没有良心的父母

偷偷拿去换毒品

 

于是,越来越多的孩子

愿意来跟法维奥上课

感受音乐的魅力

而前文中的艾达终于也能

来到梦想的课堂上

 

法维奥每天

要花费数个小时

在一个四面通透的棚子里教学

不过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

大家认真排练的神情

并不输给

任何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

 

一边是失学或丧父

浑身脏兮兮

瘦弱又稚嫩的孩子

一边是

高雅、优美的乐曲

 

你们觉得这个场景

不可思议

令人诧异吗?

 

是的

法维奥自己也这么觉得

但他对孩子们说

 

不要让垃圾掩盖美好

即使是垃圾

也可以弹出动听的音乐

 

孩子们沉闷的眼神亮了起来

有的学得手破了

有的肩膀拉伤了

他们躲在河边练

坐在垃圾堆上练


 

后来他们终于有了一个教室

虽然玻璃都碎掉了

但孩子们比预想的更加努力

 

一有空就练习

练到很晚很晚

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认识到

音乐不分贫穷贵贱

并且它也是孩子们

在垃圾堆中生活到现在

心中唯一美好的东西——

希望

 

不过做到这里

法维奥的步伐仍然没有停下

就在这漏风漏雨

连正经教室都不是的地方

他居然成立了一个乐队——

垃圾填埋

虽然听起来有点味儿

但却刻印着这些孩子

曾经的辛酸和眼泪

 

如今

已经有200多个孩子

在这里上过课

成为乐队的一员

而其中有30多位乐手

直接被邀请到

加拿大、欧洲

日本、美国等各地演出

 

谁也不曾想到

这些贫穷家庭的调皮的孩子们

居然从那个臭烘烘的小角落

走向了全世界

 

比如巴西的音乐厅里

 

ted的演讲舞台上

 

甚至是所有音乐人

做梦都想去的

维也纳金色大厅

 

在世界目光的焦点

有人跳起来鼓掌

有人捂住了嘴巴

台上的少年相视而笑

眼角闪着泪花

过去那样遥不可及的梦

正真实地发生着

 

曾经那些在垃圾堆里

无所事事

可能一辈子都要

沉浸在黑暗中的孩子们

正大大方方

向别人介绍自己的乐器

 

我13岁,我演奏小提琴

 

我19岁,演奏大提琴

 

也许这些乐曲都很简单

也许他们的乐器一文不值

也许这些孩子没有天资非凡

但他们演奏的除了音乐本身

还有希望、执着与热爱

面对镜头

他们是这么说的:

世界把垃圾扔给了我们

(世界给我以伤痛)

我们用音乐回报给世界

(我报世界以歌)

 

并且这些孩子

把自己在世界各地演出

收来的大部分费用

都捐给了当地政府

用来帮助失学儿童

那些曾经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人

正把自己收获的善良和爱

回馈给社会

 

现在自信满满

有一技之长的他们

与过去沉浸在暴力、毒品中

依旧像父母一样

捡垃圾的生活相比

他们脸上的笑容

无疑印证着

梦想和希望的力量

 

原来不是生错了地方

就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

原来即使身处底层

也能在音乐的陪伴下

幸福成长

 

孩子们说

只有当他们像这样

在舞台或者野外

弹奏音乐的时候

才像生活在别处

那里没有垃圾、没有污染

却有蓝天、有绿树、有白云

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他们在音乐中寻找到自我 

又因为音乐

而获得自我

 

这个世界上可能还有许多

身处“黑暗”的人

需要法维奥和戈麦斯

这样的“英雄”

教会他们以个体的力量

挣脱命运的枷锁

在不堪中主动挖掘光明
 

不过法维奥却说

其实做到这些

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因为没有什么人是

没有丝毫价值

无可救药的“垃圾”

真正的美好

生命的意义

恰恰就存在于每一个人

充满希望的心中